现在位置: 首页 > 以太坊 > 正文

合格的区块链人才应该怎样培养?

编辑: 时间:2022/1/17 20:20

涉及区块链人才培养问题,就必须首先要厘清到底什么是区块链,区块链带来了哪些新的内容,在人才培养上提出了哪些新的要求。

作为技术组合方案的区块链关联的三个方面内容

区块链是什么?在我们的认知中,区块链是由不同技术按照特定结构组合起来的一种综合性解决方案,而不是一种具体的技术——即使我们将技术组合方式也认为是技术。因此,区块链这样一种技术性解决方案或技术结构组合就关联了三个方面的内容。

第一个方面是组成区块链这一技术体系结构的基本技术元素,比如非对称密码、哈希函数、P2P对等网、各种密码协议、智能合约、共识机制……

第二个方面是这些技术元素的组合方式。不同技术元素叠加在一起会有不同的组合可能和组合方式。技术元素按特定的方式组合之后以技术体系的形态所表现的内容和意义,并不见得是将原来每个技术元素依其特点特性直接连接起来就能够实现的,技术元素组合之后呈现的内容和意义也不见得依据还原论就能够被直接分解和还原。尤其在当前系统越来越复杂,功能需求越来越多样和独特的背景下,我们已经基本不可能凭借直觉上的线性思维扩展和连接,就可以将已有技术按照某种方式进行组合就可以轻易满足这种特定功能需求的。这里面蕴藏着丰富的复杂性理论和涌现现象的产生。或者说,在以前的简单技术组合方式中,技术元素之间的关系是物理变化,而在当今复杂系统的环境下,技术元素之间的关系已经变成了化学关系,甚至是生物学关系。

第三个方面是这种技术组合为匹配目标应用场景而必须进行的对已有技术元素内容的再调整。技术的组合方式既要受限于不同技术元素本身的特点特性,同时也要决定于技术体系应用的场景和目标。因此,已有的技术组合方式并不一定会与当前的业务场景恰好匹配,总需要做一些或大或小的调整和适配。因此,就需要对已有的技术组合方式进行必要的局部调整。局部调整之后的技术组合,甚至还有可能会改变原有技术体系的特性,因此,新的技术组合方式是否适用,还需要进一步的调整、适配和迭代。

区块链人才培养的三个不同层面

由以上分析,区块链领域至少面临着三种不同层面的人才培养问题。

第一个层面就是区块链系统涉及到的具体技术元素人才的培养。尽管区块链系统建立在几种已有技术元素基础之上,但组成区块链的部分技术元素,由于各种原因,在以往的大学教育中很少被涉及到,其教学科研只局限在很少几所学校或很小的一些团体,比如密码学知识、智能合约的编写以及共识机制的设计。此外,区块链系统自身在技术元素层面的快速发展以及新的技术元素的引入,比如隐私计算、联邦学习……也都是比较前沿的内容,都需要通过增加新的教学内容单元,才有可能使受教育者了解和掌握。

第二个层面是不同技术元素如何通过新的组合方式并涌现出新功能的方法论教育。这方面内容涉及多个学科专业领域的交叉融合,既有具体技术元素本质特征方面的,又有隶属多个学科专业领域内的多个技术元素的组合方式的可能性探索,还有更加尖端的前沿理论方面的突破和规范,一直都是比较前沿的内容。这方面的内容,我们始终认为是区块链给我们带来的最重要的启发。国际上这个领域已经有了相当丰富的理论研究成果,比如混沌理论、复杂系统理论、协同学……但这些内容在我们国家的教育和科研体系中的占比还相当薄弱。但这方面人才培养的数量和质量,将有可能决定未来我们在这种新的技术生产方式领域的地位和可能性空间。按照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中的说法,技术的组合还是技术,技术也总可以分解为更基础的技术元素。不同技术的新的组合方式生成更多新的颠覆式的技术结构,将成为未来技术创新的重要方向和路径,这一点在技术发展史上已经被反复验证。如果我们不能掌握这方面的知识和技能,洞察其中的规律和奥秘,在接下来的新的技术和技术体系的生产创造方面,我们很有可能被甩在世界技术发展前沿的后面。

第三个层面是新的技术组合的产业化应用人才培养。技术及技术体系必须要能够被应用,才能创造出相应的价值。而技术及技术体系的落地应用,就需要相应的人才做保障。对应的人才不仅要清晰了解具体的技术元素的细节和功能,还要能够掌握不同技术元素的可能组合方式所涌现出来的新的功能,更需要深刻洞察更多的产业需要和行业需求。只有这样,技术功能和产业需求才能做到更好地契合,新的技术或技术体系也才能真正落地,新的价值也才能够被创造出来。

区块链人才培养面临的现实困境

在以上三个层面的人才培养中,第一个层面的人才培养尽管看起来与我们平常的人才培养区别不大,只是在教学上增加了一些新的内容,但实际上即使是这个层的区块链人才培养也多了很多跨学科的内容,其课程设计也远远突破了我们传统以学科专业为教学组织单元的能力边界。不同学科专业的老师如何协调统筹,设计出一个既能基本符合当前区块链关涉技术元素人才的教学培养方案,又能够使这些学生具备进一步横向发展和向上突破的能力,是一个具有相当难度的课题。在完成人才培养方案设计之后的教学环节,也还要考虑当前教学单位的师资在教学内容上的专业能力边界如何突破。

第二个层面、第三个层面的人才培养,无论是培养内容、培养方式,都与以往以学科专业为教学科研组织单元的人才培养有极大的本质上的区别。这两个层面的人才,要求知识和技能更加综合,理论和思维更加前沿,必须是跨学科跨专业人才,必须能够把不同学科专业的内容、不同领域的技术元素,在多个层面多个维度进行探索性的整合和融合,进而或者可以生成新的技术体系,或者可以生成满足目标场景需求的技术解决方案。这方面不仅缺教材,而且缺教师,缺典型案例和成功经验,只能逐步摸索,甚至需要像中本聪一样天才人物的横空出世。

第二个层面、第三层面人才培养的结果,不仅决定了区块链这种新的技术体系的未来发展方向,也直接关系到区块链这种技术体系能否在更多业务场景落地创造价值的问题,更关系到我们国家未来在更多领域里的技术生产效率和可能性空间的拓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