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比特币今日价格 > 正文

元宇宙与隐私计算的碰撞,究竟会迸发出多么耀眼的火花?(上篇)

编辑: 时间:2022/1/13 16:24

💡长篇预警!建议先收藏后阅读💡

有人说,2021年是元宇宙元年

没错,元宇宙的概念在2021年迅速蹿红,国外 Meta(原 Facebook)、微软、英伟达等龙头企业纷纷入局,国内 BAT 等大厂也是应接不暇地对外展示其针对元宇宙布局的宏伟蓝图。

不难理解,疫情带动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加速向线上迁移,元宇宙的诞生恰逢其时,虚拟和现实融合成为了互联网发展必然,元宇宙似乎已被公认为是一块堆满财富的新大陆,人人都想一探究竟。

2018年,美国上映了一部科幻冒险电影,名为《头号玩家》,其中的虚拟世界「Oasis 绿洲」的真面目便是「元宇宙」。不得不说,这部电影观影效果极佳,不论是内容、特效还是立意,都新颖而深刻,以至于笔者至今仍有些后悔,当时未能购买一张 3D IMax 的影票为其贡献票房。

元宇宙与隐私计算的碰撞,究竟会迸发出多么耀眼的火花?(上篇)

如今,元宇宙的概念成功让科幻电影变得生动且真实,渐渐将我们认为还非常遥远的科幻场景照向现实。比起后悔当初,笔者现在对 VR、AR 或者 MR 等硬件设备技术为人们提供比电影场景真实一万倍的虚拟世界的兴趣反而来得更浓烈一些。 

设想一下,你只需通过脑机接口接入头戴式虚拟现实设备,便可以无视现实、沉浸式体验在虚拟空间里上天入地的快感。你甚至可以更换人物身份,在虚拟世界中结交来自世界各地的朋友,体验另一种理想人生……这种想法在原来似乎只会存在电影、小说里,但现在,元宇宙让这一切成为可能。 

当然,元宇宙并非完全脱离现实,相反,它虽然打造的是一个虚拟世界,但这个世界是一个平行于现实的宇宙。在元宇宙里,现实和虚拟并存,无论线上还是线下,所有生产、生活和工作都是真实且稳步地进行。 世界在发展,生活仍在继续。  

元宇宙的前世今生 

元宇宙一词,最早诞生于1992年尼尔•史蒂芬森创作的《Snow Crash》(《雪崩》)中,在书中,元宇宙被称为「Metaverse」。单看 Metaverse 一词,由 meta(意为「元」、「超越」)和 verse(取自 universe「宇宙」)组成,直译而来便是元宇宙。 

并且,在《雪崩》中,作者还详细描绘了 Metaverse 元宇宙的场景,情节设定为一个现实人类通过 VR 设备与虚拟人共同生活在一个虚拟空间的未来。 

书中写道,“和现实世界中的任何地方一样,大街也需要开发建设。在这里,开发者可以构建自己的小街巷,依附于主干道。也可以修造楼宇、公园、标志牌等现实中并不存在的东西……这条大街与真实世界唯一的差别就是,它并不真正存在。它只是一份电脑绘图协议,写在一张纸上,放在某个地方。场景里的事物,没有一样被真正赋予物质形态。更确切地说,它们不过是一些软件,通过遍及全球的光纤网络供大众使用。” 

这位科幻作家可谓是未卜先知,在移动互联网到来之前,便预言了未来元宇宙中人类的各种活动。但若要聊起元宇宙的前世起源,我们可以追溯到更早——

元宇宙与隐私计算的碰撞,究竟会迸发出多么耀眼的火花?(上篇)

1979年,MUDs、MUSHes 作为第一个开放多人游戏的实例,提供了文字交互界面,实现了一个实时开放式社交合作世界。 

1981年,美国数学家和计算机专家弗诺•文奇教授,在小说《真名实姓》中,构思了一个通过脑机接口进入并获得感官体验的虚拟世界,这被认为是元宇宙的思想源头,尽管当时并未提出元宇宙的概念。 

1986年,Habitat 提供了基于2D图形界面的多人游戏环境,首次使用了化身 Avatar。 再到后来20世纪末,元宇宙发展从平面到游戏,再到社交,有了更多的种类和体现形式。 

1994年,首个轴测图界面的多人社交游戏《Web World》推出,用户可以实时聊天、旅行、改造游戏世界,开启游戏中的 UGC 模式。 

1995年,基于《雪崩》创作了《Active Worlds》,以创造一个元宇宙为目标,提供了基本的内容工具来改造虚拟环境。 

到21世纪后,2003年Linden Lab 推出《Second Life》(第二人生),构建了第一个现象级的虚拟世界。 

2006年,Roblox 公司发布同时兼容了虚拟世界、休闲游戏和用户自建内容的游戏《Roblox》。 

2009年,瑞典 Mojang Studios 开发《Minecraft》(我的世界)。 

2012年,世纪华通推出首款元宇宙概念游戏《LiveTopia》,并在 Roblox 上架,月活跃用户超过4000万,最高日活突破500万,累计访问突破6.2亿次。 

后来到了2020年,在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催生人们生活的诸多变化。 

Facebook 运营的 VR 社交平台 Horizon 引爆热潮;美国 ACAI 科技大会选择在《动物森友会》举办;CNBC 报道“元宇宙”的地产浪潮,投资“元宇宙”资产基金的设立,全方位虚拟化“元宇宙”资产和财富模式正在形成…… 

2021年,互联网巨头进军元宇宙,点燃了元宇宙行业爆炸式发展的导火线。 

  • 2021年3月,作为「元宇宙」第一股的沙盒游戏平台 Roblox 成功在纽交所上市,上市首日市值突破400亿美元,引爆了科技和资本圈;
  • 2021年5月,Facebook 表示将在5年内转型成一家元宇宙公司,并于10月更名为 Meta;
  • 2021年8月,字节跳动斥巨资收购 VR 创业公司
  • 2021年11月,微软表示将在2022年发布 Mesh For Teams 虚拟平台;
  • 2021年12月,百度发布首个国产元宇宙产品「希壤」
  • ……

事实上,元宇宙一直存在于互联网。 

正如清华大学发布的《2020-2021元宇宙发展研究报告》中提到的:“虚构是人类文明的底层冲动。” 在 2D 内容时代,QQ 用户会认为 QQ 炫舞是元宇宙,动漫迷认为《刀剑神域》是元宇宙,游戏玩家认为《Dreams》是元宇宙。

而进入 3D 内容时代,元宇宙存在形态以社交和游戏为主,这些场景基本满足了相应时段人类对「虚拟世界」的需求。但未来,元宇宙将不断面向更多垂直行业并探索发展,从虚构到创造再到实现。 

关于元宇宙的理解 

那么,从元宇宙的前世聊到今生,究竟什么是元宇宙? 

Epic Games CEO 认为,元宇宙将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大规模参与的实时 3D 媒介,带有公平的经济系统

Roblox CEO 则认为,元宇宙是持久、共享的 3D 虚拟空间,人们在元宇宙拥有自己的虚拟身份的形象,可以进行娱乐、工作和创造。 

Facebook CEO 将元宇宙认作是继移动互联网之后的计算平台,可以把其看作是实体化的互联网。 

腾讯 CEO 马化腾则表示,虚拟世界和真实世界的大门已经打开,无论是从虚到实,还是由实入虚,都在致力于帮助用户实现更真实的体验。 

事实上,我们无法为元宇宙附加一个严谨的学术概念,毕竟任何行业在早期都很难对其定义或者有明确的界定,元宇宙也不例外。 

元宇宙与隐私计算的碰撞,究竟会迸发出多么耀眼的火花?(上篇)

诚然,在笔者的观点里,元宇宙既是现实又是虚拟,它创造了一个可以连接现实世界与虚拟世界的平台——在现实世界中,人们的生产生活方式一如往常;而在虚拟世界中,既可以复制现实世界的底层逻辑,又可以打破时间、空间的隔阂,去进行社交、娱乐、资产交易等一系列行为活动。 

并且,元宇宙打造的虚拟空间如同现实,除了能够承载现实世界的所有活动,也会有自我身份、资产价值、经济系统和多样化的文明习俗和法律规则。只不过,元宇宙创造了一个数字化世界的入口,让更多的人更自由地参与其中。 

读到这里,你是否有了自己关于元宇宙的理解? 

元宇宙的发展走到了十字路口 

有专家表示,元宇宙是数字化发展的最终形态,是下一代互联网。 但互联网发展至今,仍有两大问题广受诟病: 

  • 隐私安全问题

高度中心化的互联网早已背弃了「自由开放」的初衷,用户的海量数据被互联网巨头垄断,他们肆意在互联网世界中行使权力,「大数据杀熟」、「信息买卖」等危害个人隐私、个人权利的案例层出不穷。 

如果个人隐私在目前互联网发展阶段中都得不到保障,那么破除时间、空间壁垒的元宇宙又如何保证用户能得到他们想要的安全的数字生活? 

可以设想,元宇宙连接现实与虚拟的特性会直接导致用户的登陆时长大幅增加,布局元宇宙的公司或企业为了更深入地了解用户的思维过程和行为,必然会收集更多有关用户个人的隐私信息,甚至还会持续监控用户的行为模式。 

毫无疑问,元宇宙收集的个人数据数量和种类丰富度将会是目前互联网发展中前所未有的规模,对用户数据的高度掌握,可能会直接导致元宇宙承担着高度的数据保护责任和数据监管风险。为避免数据被盗取、滥用,用户数据的收集、储存、管理等全生命周期,将有可能成为受重点监管的领域。 

根据国内外已有的关于个人信息的法律法规,互联网收集、掌握的用户信息,被监管要求在任何使用目的下,都需经过用户明确同意。但事实上,想要在现有互联网实现所有数据告知用户使用目的都有较大的实现难度,更何况是在元宇宙中。 

元宇宙与隐私计算的碰撞,究竟会迸发出多么耀眼的火花?(上篇)
  • 算力稀缺问题

元宇宙极有可能成为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深度融合的重要加速器,而算力+高速的网络连接能力将是支撑元宇宙发展的底层基础。 

可以说,算力将决定元宇宙中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融合的程度。 

想要构建一个承载各项虚拟活动的平台,一方面,元宇宙虚拟内容和画面的创建均是基于图形渲染与算力支撑;另一方面,在元宇宙中的用户能否进行沉浸式、低延迟的交互与体验,除了 VR/AR 等沉浸式终端,以及大数据、区块链、人工智能等创新技术做支撑,更需要有高速的通信网络和海量数据的计算和处理能力。 

算力能够直接决定网络通信速度,也会直接决定用户是否能拥有像现实世界中一样无延迟的体验感。例如,在电影《失控玩家》中,外界的一切行动都能够直接干预到「自由城」能否延续,如果说算力无法达到所需程度,那在电影的结尾,主角 Guy(盖)也无法在有限的时间内冲破即将清零的「自由城」的边界,去到那个 Keyboard(键盘)在代码里面编写的如伊甸园一样的世界。 

元宇宙与隐私计算的碰撞,究竟会迸发出多么耀眼的火花?(上篇)

历史证明,算力将带来技术上质的飞跃——也正因如此,科技产业对于算力的需求总是超过供给,放到如今大火的元宇宙概念里更是如此,元宇宙将持续拥有人类历史上最高的算力要求,并且,算力也将反向决定元宇宙发展的上限。 

而能否获得稳定、持续支撑元宇宙发展的算力,这将是人类科技发展史上面临的重大挑战。 

显然,要想发展下一代互联网,隐私安全问题和算力稀缺挑战让元宇宙发展站在了迷宫的十字路口……

为了元宇宙的长久发展,面临重重挑战,人们必须开拓新路径去解决眼下的问题。

1️⃣究竟如何才能保证元宇宙中的数据安全?

2️⃣又该如何释放网络计算力的能量?

3️⃣目前是否已有合适的技术方案能够应用于元宇宙目前的建设中?

4️⃣元宇宙究竟是风口还是泡沫?

……

且听下回分解。

💡:原文篇幅较长,考虑到读者习惯,加上此篇内容理解起来需要一点时间,故分为上下两篇发布。

大家先好好消化一下此篇干货分享,便于充分吸收下篇的精彩内容📖

本文链接:
转载请注明文章出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